2013年10月20日星期日

一個奇特的夢

我的桌上擺了一袋相思豆,其中,也許還混雜了幾顆單子紅豆。我決定去數看看到底有幾顆。於是轉身找來了數盤,就在伸出右手試圖拿取紅豆時,發現豆子不見了。找了好久才在桌腳的邊邊找到,我回到桌子前,伸手拿數盤,卻又發現數盤不見了?!就這樣,找紅豆,找數盤,找紅豆,找數盤........我陷入了一個找豆子和數盤的迴圏當中。終於,發了無名火,我氣到醒了過來。
氣好像還沒消呢?卻突然靈光一閃,原來,這就是「量子力學」啊!桌上的紅豆代表著微觀的量子,「數盤」就是我們現有的測量工具了。仔細想想,測不準的,又豈只是微觀下的粒子呢?我們的人生不也處處充滿著測不準?就像夢境中的那一袋豆子,我無法準確的說我的人生可以擁有幾顆豆子,能夠說出那是「一袋」豆子,我就心滿意足了。


2013年5月28日星期二

樹屋

家裡的老人過世了,一些平常不曾出現的人,突然出現,甚至搬了進來。每天熱烈的討論著,遺產該怎麼處理?真正的房產繼承人老奶奶,卻是面無表情的說著:「我要回去!」,到底要回哪兒去?因為無法有效的長時間思考,每次遇到事情時,都天真的以為船到橋頭自然直。對任何事情,沒有任何的是非觀念,反正只要開心,沒所謂對錯?「懶惰病」正在蔓延,到底是遺傳?還是社會使然?這是本世紀最大的悲哀,不僅發生在日本,也發生在你我周遭。當我驚訝於書中的人物,竟卑微到為了那麼寒酸的遺產而爭奪時,突然聽到流浪狗打架爭吵的聲音。是啊!不就是幾根乾癟的骨頭而已?但是只要能夠活下去,就用最省力且毫無尊嚴的方式。

2013年5月26日星期日

菊次郎與佐紀

當天地之間有了我們這個生命體時,我們面臨到的第一個不得已,就是無法選擇我們的父母。我想,每個人都希望能夠有一個好的出身,體面的父母。但是當這種心願無法成真時,是抱怨?逃避?還是面對?感恩?作者北野武毫不掩飾的描寫其父親菊次郎和母親佐紀的生平事跡。給我的第一印象是怎麼會有如此愚蠢、混蛋的父親和跋扈、刻薄、死要錢的母親?但是讀到佐紀在死前交代遺物的那一刻,當年向作者死要錢拿來的零用錢,都一五一十的存在郵局存款,並完整的交還作者時,心中的悸動,久久無法平復。最愛我們的人,有時表現出來的方式,並不一定是當時的我們所能夠體會和接受的。

年近五十的北野武寫下了以下的句子:

一個人是不是成熟長大,由他對父母的感情方式來判定。
當你面對父母,覺得他們「好可憐」、「很不容易」時,就是邁向成熟的第一步。
不論多大年紀,還把「不能原諒我爸」掛在嘴上的人,充其量還是個小鬼。
北野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