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2月9日 星期二

第六次大滅絕

對於我的花園來說,2008年是一個分野。之前,每年的夏季夜晚,我都會到花園門口昏暗的燈光下欣賞諸羅樹蛙可愛的表情與身影。我從沒告訴別人關於樹蛙的確切時間和地點,用意就是不希望有人會去打擾樹蛙寧靜的生活。但是2008年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大雨,莫拉克。之後,一整年的乾旱,就再也沒有看見過樹蛙的身影。
我怪罪於莫拉克的大雨,帶走了樹蛙。我天真的以為,是樹蛙趁著大雨,拓展牠的生活圈,也許牠們已經到達樹谷,一個有更多樹木與水池的地方。但是事情已許不是我所想像的這般單純。最近幾次散步的經驗,連金線蛙也不見了,查閱相關報導才知道,原來我們的生活圈,正經歷著第六次的大滅絕,就連我的花園,也不能置身事外。
事情到底有多嚴重? 科學家找出蛙類滅絕的元凶,一種稱為壺菌的真菌。整件事弔詭的關鍵在於,沒有兩棲類,壺菌也可以存在於自然界,但是只要有壺菌,蛙類就要滅絕。事情發展到了這裡,幕後的真兇已經呼之欲出了,沒錯,就是人類。
從史前時期滅絕的物種名單細數,到了我們這一代,就要發生爆炸性的紀錄。也許,物種會以超過我們發現牠們的速度滅絕。當我們創造的越多,是不是物種就消失的越多? 這種機會絕不多有,就在我們的眼前,我們正在經歷也正在製造地球史上的大災難,第六次大滅絕。

2014年11月11日 星期二

第二次機器時代

Paul Schumann 在 Wikipedia 上的傳記這樣子寫著:我是個外科醫師,我專長腦神經外科領域,我在2045年產生自覺意識…。

和你我不同的是Paul Schumann 不是人類,而是電腦;或者更精確地講,是電腦與機器的混合體,也就是,機器人。

自從瓦特和他的夥伴在1765和1776這十年間大幅改善了蒸氣機的效率以來,人類突破了先天體能的限制,可以大量的運用自然資源,改變環境。但是當我們津津自喜並享受大豐饒時代的同時,Apple公司的 SiRi,Google的無人駕駛車,以及如Rethink Robotics公司的機器人出現了。和以往工業革命時代不同的是,這一代的機器擁有智能。用過SiRi的人一定會認為她蠢,但你可曾想過,她不僅會進步,而且是指數式的成長。Google的無人駕駛車,距離真實上路,也許只剩法律層面,等待人類的接受而已。如果你認為人類是萬物之靈,只有人類才會思考,那麼這種想法,也許十年內就會面臨挑戰。如果哪一天,智能擬真機器人出現了,我們該如何自處?該如何看待自我的價值?這一切的答案,只能等待您自己來發掘,找出人類的一條路,一條有尊嚴,活下去的路。

2014年10月31日 星期五

殭屍世紀

看過恐怖的殭屍電影嗎?影片中的殭屍,沒有意志的移動著,然後受著本能的驅使,攻擊人類,取得食物。這其中有一個特點,變成殭屍的人,並不會發覺自己是殭屍。

我試著不用大腦過日子已經一段時間了。這期間我照樣吃,照樣睡,心寬體胖,了無煩惱。對不公義的事沒有憤怒,對腐敗貪污兩手一攤,無言以對。也許我們人類最自豪的自由意志,並沒有我們想像中的高貴。我們很多日常生活中的瑣事,其實已經都成了習慣,變成了本能反應。而用本能做事,大腦的運算,也許不到百分之一。從演化的角度看,也許這就是人類的宿命,因為用本能處理瑣事,只把大腦用在威脅到生存的大事上,在演化上有其優勢。我是相信我還有救的,因為至今,我仍不願意習慣性的思考,我太容易看穿表象下的詭計。我知道在殭屍世紀,最聰明的作法,就是成為它們的一員,像電影中的人物一樣,何苦再逃?但我只夠格稱自己為99%或者98%的殭屍,因為那僅有的1%,我稱之為靈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