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1月11日星期二

第二次機器時代

Paul Schumann 在 Wikipedia 上的傳記這樣子寫著:我是個外科醫師,我專長腦神經外科領域,我在2045年產生自覺意識…。

和你我不同的是Paul Schumann 不是人類,而是電腦;或者更精確地講,是電腦與機器的混合體,也就是,機器人。

自從瓦特和他的夥伴在1765和1776這十年間大幅改善了蒸氣機的效率以來,人類突破了先天體能的限制,可以大量的運用自然資源,改變環境。但是當我們津津自喜並享受大豐饒時代的同時,Apple公司的 SiRi,Google的無人駕駛車,以及如Rethink Robotics公司的機器人出現了。和以往工業革命時代不同的是,這一代的機器擁有智能。用過SiRi的人一定會認為她蠢,但你可曾想過,她不僅會進步,而且是指數式的成長。Google的無人駕駛車,距離真實上路,也許只剩法律層面,等待人類的接受而已。如果你認為人類是萬物之靈,只有人類才會思考,那麼這種想法,也許十年內就會面臨挑戰。如果哪一天,智能擬真機器人出現了,我們該如何自處?該如何看待自我的價值?這一切的答案,只能等待您自己來發掘,找出人類的一條路,一條有尊嚴,活下去的路。

2014年10月31日星期五

殭屍世紀

看過恐怖的殭屍電影嗎?影片中的殭屍,沒有意志的移動著,然後受著本能的驅使,攻擊人類,取得食物。這其中有一個特點,變成殭屍的人,並不會發覺自己是殭屍。

我試著不用大腦過日子已經一段時間了。這期間我照樣吃,照樣睡,心寬體胖,了無煩惱。對不公義的事沒有憤怒,對腐敗貪污兩手一攤,無言以對。也許我們人類最自豪的自由意志,並沒有我們想像中的高貴。我們很多日常生活中的瑣事,其實已經都成了習慣,變成了本能反應。而用本能做事,大腦的運算,也許不到百分之一。從演化的角度看,也許這就是人類的宿命,因為用本能處理瑣事,只把大腦用在威脅到生存的大事上,在演化上有其優勢。我是相信我還有救的,因為至今,我仍不願意習慣性的思考,我太容易看穿表象下的詭計。我知道在殭屍世紀,最聰明的作法,就是成為它們的一員,像電影中的人物一樣,何苦再逃?但我只夠格稱自己為99%或者98%的殭屍,因為那僅有的1%,我稱之為靈魂。

2014年7月16日星期三

一把古刀與三秒膠

據說,311大地震時,為了重建家園,日本人賣了很多傳家之寶。也許,這就是其中之一。
寶劍會尋找它的主人,眼光精準的販子,也會看出他的客人。
「那些個刀子,你看不上眼的啦!」老人對著用眼光打量著攤子上物品的我說著。「我有一把折疊鋼,你可能會有興趣。」身高不滿五尺,嘴角掛著八字鬍,眼睛謎成一條直線的老人繼續說著。接著對我敘述了收購古物的一些故事,「下禮拜你再過來,我帶來給你看,不買沒關係」
帶著半信半疑的心情,隔週,我再次造訪了老人的攤子。一見我到來,老人馬上俐落地從櫃子底下翻出了這把刀子。粗獷的刀身,可能不是名匠的作品,但是刀刃鋒利逼人,透著冷冷的光芒。劍鞘是二戰時期,兵工廠量產的作品,上頭還刻著「願為天皇陛下效忠」的字眼,但是刀身則更為古老,「也許可以追溯自戰國時期?」我內心浪漫的發想著,於是就不假思索的買了下來。
跟所有有年代的東西一樣,這把刀一定輾轉經過多次的易手,這其間,可能有很愛惜它的主人,也可能只是經手想賺取價差的中間人而已。我在劍鞘口銅與鐵的接合處發現了三秒膠的痕跡。就一個熟練的刀匠來說,將不同熔點的鐵和銅焊在一起,並不是個大問題,但是對於一個想脫手賺價差的中間人而言,用三秒膠固定,就變成了一個快速且經濟的方式了。對於我們身邊的瑣事,你是不是也是三秒膠心態,只想當個中間人而已呢?